宁波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仙命长生 第三百九十一章 义结异族兄弟

2020/01/15 来源:宁波信息港

导读

仙命长生 第三百九十一章 义结异族兄弟熠彤瞥了他一眼,颇感兴趣道:“你有什么好主意,赶快说说看。”朱砂兴致勃勃道:“你们看,既然大

仙命长生 第三百九十一章 义结异族兄弟

熠彤瞥了他一眼,颇感兴趣道:“你有什么好主意,赶快说说看。”

朱砂兴致勃勃道:“你们看,既然大家很快都要死在这里,既然如此,何不共同做出一件在这世上最为意想不到的事情出来,聊以解闷也好?”

黑狐脸色一白,显然想到了一些不好的地方,冷笑道:“没想到你小子这么变态,三个男人这种事我实在接受不了。”

“你给我滚蛋,”朱砂愤怒的道:“什么脑子,想到哪里去了!”

他觉得这样骂还不过瘾,鄙夷道:“妖便是妖,满脑子都是无耻想法,虽然化形为人也无济于事,最多算个人妖。”

黑狐不明就里,对他讥讽话语,倒也没有在意,只淡然道:“我本就是妖,这又有什么希奇。”

熠彤在一旁纳闷道:“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就凭咱们三个所处环境,还能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来,就算脱光了裸奔,恐怕也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而已。”

他忽然好似想起了什么道:“哎呀,不对不对,外面还有条大蛇知道。”

朱砂没好气的道:“还裸奔呢?你好意思吗?外面既然有条大蛇,咱们的小蛇自然不敢亮出去。”

黑狐甚是无语的望了他一眼,冷笑道:“好污,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流氓。”

熠彤倒没有在意,只向朱砂问道:“朱砂,说回正题罢,我倒想听听,你所说那惊世骇俗的建议是什么?”

朱砂一乐道:“嘿嘿,我也是突发奇想,你们想下,我是人族,你是魔族,他是妖族,我们三个虽然不同族类,但是大家既然有缘分凑到了一起,又都是年轻人,思想开化,何况依照如今的情形,虽然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到底还是有着同年同月同日死的缘分,所以我便是想…”

他突然止住了口,一副笑意模样,望住这两人。

“我明白了,”熠彤身为魔族少主,何其聪慧,自是一点就透,立刻恍然笑道:“你是想咱们三人既然要同死无生,干脆不如结拜个异姓兄弟,是么?”

朱砂嘿嘿一笑,显然已经默认了他的推论。

他这番提议,虽然基于无聊过头,但是归根结底,同眼前两人也算共同经历生死,加上性格趣味相投,自然萌生这样的想法。

熠彤微笑调侃道:“你们同我结拜,虽然有些攀龙附凤的嫌疑,不过现在基于大家都在等死阶段,我也没有什么意见。”

朱砂转头望住黑狐道:“黑狐你呢?同意不同意?”

黑狐一塄,有些犹豫道:“说实在话,我可不自己一定会死在这里,但是我仔细想了想,若想成功脱困,的确有些机会渺茫,人说临死之前要拉个垫背的,所以……”

他好象下了很大的决心道:“既然有两个傻子,我也只好勉强同意拉。”

他话语讲完,抬眼而望,正看到另外两人极为鄙夷的目光,三人相互望住对视片刻,忽然一起发出极为畅快的大笑声。

其实在三人心里,都十分认可朱砂的提议,甚至在各自心里,早已经有着隐隐的惺惺相惜之意,如此以来自然水到渠成。

说干就干,他们一经确定,便马上开始行动起来。

三个家伙立刻精神空前亢奋,虽然此处空间窄小,条件无比简陋,但是这结拜的程序却是马虎不得,修武者自有法子,却是难他们不倒。

三人相互对望一眼,会心一笑,各自手心之内,祭出本体属性命焰,

熠彤本命属性乃是五行之外的“破军,”他在三人之中年纪最大,是为十七岁,先行将一抹黛蓝色火焰闪动掌内。

朱砂同黑狐相互询问后,才发现原来黑狐虽然同朱砂同龄,都是一十六岁,实际上居然比朱砂还要小。

如此一来,朱砂居然排在第二,黑狐排在末尾。

朱砂见黑狐掌心之内,那升腾的本体命焰,居然是青绿之色,知道这便是黑狐自身那奇特的续命属性。

他心念转动,此刻似乎不宜将自己的逢龙遇虎命格,呈现在两人面前,而思考自己的其他四行命格,立刻有了主意。

他乐呵呵道:“既然你们一蓝一绿,那我就弄个火系红色的吧,大家凑个不同颜色玩玩!”

说话间挥掌凝焰,一道极为绚丽的红色在掌心升腾,同熠彤及黑狐的蓝绿之色,果然色彩迥异,相得益彰。

三人各擎命焰,暗里催动焰尖,明亮更甚,犹如执香在手,向着前方拜了三拜!

朱砂修为在三人中虽是最弱,但是胜在种类繁多,三人拜完后,他便使得左手掌上,直接催逼金系命力,凝聚了一只有形大碗,端平在三人中间。

此刻正是结拜中的歃血仪式,乃是要求分别将三人的指头破开,将自身的鲜血流淌进去。

熠彤最长,他将手指伸在嘴巴内轻轻一咬,再度放入碗内,那鲜血直接滴落下来。

而黑狐和朱砂则是有样学样,也各自将右手食指咬破,滴落碗内。

三人鲜血滴落之后,由于种族异常,却是大不相同。

其中朱砂身为人族,血液乃是鲜红色,黑狐少年却是朱红色,而熠彤最为奇怪,居然是黑红色,红黑到极致之处,几乎已经同黑色没有什么区别。

朱砂看着这三注不同颜色的血液,不由得啧啧称奇。

到底不同族群的血液,果然不太能够相容,三道血液在那虚拟金系碗内,散落开来,竟然形成几道浑圆的色圈,三人分别用指头蘸了一蘸,粘了不同血液,放入口内浅狁。

朱砂乍尝之下,忽然觉得有些可乐。

原来这小魔君熠彤的血,居然是甘甜的,而妖族的黑狐鲜血,却居然是咸的,而他自己的鲜血,则自然是腥的。

不同族类果然大不相同,若非亲口品尝知味,又如何能够得知这些希奇的感受。

熠彤也是皱眉道:“朱砂你小子血最怪诞,居然是腥的,原来这就是人族血液的味道啊。”

他舔了舔嘴唇道:“不过我很喜欢,看来以后有机会的话,要多来一点。”

朱砂比了个鄙视的手势给他,熠彤会意后,旋即哈哈大笑起来。

到了此间,然后三人齐齐跪地向东,面色却是极为凝重。

要知先前还有些相互打趣的味道,如今到了开口立誓之时,却是发乎内心,自然不敢怠慢。

澧县妇幼保健院
宁波市第一医院
常德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菏泽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山西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