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信息港

当前位置:

带着农场混异界 第九百七十章 能量线

2020/02/15 来源:宁波信息港

导读

带着农场混异界 第九百七十章 能量线赵海一直在注意着战场上的情况,一看到这种情况,赵海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随后他心念一动,就想要让诅咒符

带着农场混异界 第九百七十章 能量线

赵海一直在注意着战场上的情况,一看到这种情况,赵海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随后他心念一动,就想要让诅咒符文把破去这些草人的诅咒,但是他随后又感觉有些不对劲,赵海一时之间不明白到底是那里不对,不过他的动作却是停了下来,他开始仔细的观察着这些草人,想要找出这些草人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番茄小說○網☆``.

这些草人的行动速度并不快,但是他们的攻击力却十分的强大,而且十分的有规律,但是他们刚刚跳起来那一下,却又可以一下跳那么远,这就真的有些古怪了,而且这些草人的生命力好像也太强了一些吧?有一些草人身上已经着了火,可是却还是在战斗,这也太强了,有古怪,一定有古怪。

一想到这里,赵海就更加仔细的观察觉着那些草人了,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那些草人的身上,好像都有一根线,一根十分细的线,而这根线好像也是由草组成的,所以他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到。

全是现在他注意到了,他发现每个草人的身上都有这样一根由草组成的细线,而这些细线很长

,从那些草人的身上,一直延伸到了影界大军的方向,最重要的是,那些细线里,好像都有一丝的能量波动一样,这让赵海十分的吃惊。

赵海想了想,突的手一动,那根罡风木的法杖就到了他的手里,随后他一挥手,一道刀形的罡风出现,直接就斩在了一个草人背后的细线上,那个细线虽然十分的坚韧,但是却挡不住罡风一斩,一下就被斩断了。

随后那细线被斩断,那个草人一下就不动了,就好像是一个真正的草人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随后血杀宗的一个能量弹,直接就打到了草人的身上,那草人身上的防御力量也没有出现,被那个能量弹一下就给打得粉碎,甚至直接就化成了灰烬。

一看到这种情况,赵海不由得两眼一亮,随后他马上下令道:“所有人注意,这些草人身后有一根很细的草线,这根草线就是控制这些草人的能量线,断了这根能量线,就可以轻易的灭掉这些草人了。”

赵海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血杀宗的弟子却全都听到了赵海的话,他们也全都是精锐,而且精神力还十分的强悍,所以他们马上就注意到了草人身后的能量线,马上就开始直对那些能量线进行攻击,很快那些能量线就全都被斩断了。

而能量线一断,那些草人连血杀宗弟子的随手一击都挡不住,这也确实是不可能挡得住,因为那些草人原本用的就是普通的草,怎么可能挡得住血杀宗弟子的攻击呢?之前他之所以能挡住血杀宗弟子的攻击,完全的因为那能量线,给草人传送了能量,现在能量线被断了,那些草人没有了能量支持,自然不可能挡得住血杀宗弟子的攻击了。

而那些能量线在被斩断之后,马上就缩了回去,而那些草人被毁了之后,影界的人也没有在进攻,反到是进入到了防御状态,这也让赵海松了口气,他看了影界的大军一眼,接着转头对众人沉声道:“一会儿都注意一点儿,如果对方在来进攻,就记住,把那些草人的能量线给断了。”

众人都应了一声,赵海马上又吩咐了一下,把之前被毁去身体的那些弟子,全都换了下去,让他们下去休息,今天他们的损失可是十分惨重的,等于是一下就没有了两条命,这对于那些弟子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好在血杀宗现在弟子有很多,而且他们也正在研究,看看能不能在增加弟子生命的数量,不过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到目前为止,进展并不是很大,而赵海在又布置了防线之后,并没有收回自己的诅咒符文,而是直接就回到了玄武岛里,接着他给温文海他们去信,让温文海他们到书房里等他。

等到温文海到了书房的时候,赵海已经在书房里等着他们了,赵海看了几人一眼,沉声道:“对于今天影界弄出来的那些草人,大家有什么看法?”他现在已经差不多知道那些草人的底细了,不过他还是想要听一听其它人的看法,看看大家是不是跟他想的一样,他也不敢保证,自己的猜测就一定是正确的。

温文海想了想,沉声道:“头儿,那些草人十分的古怪,他们是由能量线控制的,可是那能量线竟然也是草制成的,而那些草人是前两天我们看着他们制做的,应该只是普通的草人,可是那个能量线,却能通过普通能量线,把普通的草人变成那么强大的武器,这真的是十分的可怕,而且那些草人之前的攻击,太过于古怪了,那红光竟然可以无视护罩,直接就攻击到我们的弟子,这一次我们的损失可是不小,但是更让我在意的是那种攻击,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攻击,为什么可以无视我们的护罩,要不是头儿你出手,这一次我们就危险了。”

众人全都点了点头,这一次的战斗,他们全程都看在了眼中,所以对于这一次的事情,他们也感到十分的吃惊,而这时姚建豪转头对安静的坐在一旁的罡风树王道:“罡风长老,你在影界这里的时间长,你有没有听说过那种东西?”

一听姚建豪这么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罡风树王的身上,罡风树王缓缓的摇了摇头,沉声道:“因为我们罡风树一族,以前是不能移动的,所以我们对于这里的了解十分的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也没有听说过。”

这个答案虽然让大家有些失望,但是却也在大家的意料之中,也没有人会怪罡风树王,毕竟他们一族都是不能动的,而且跟影界的人,关系一直不是太好,所以他不知道,也是十分正常,大家自然不会怪他。

常军沉声道:“那些草人要是与我们近战的话,到是好对付,只要断了他们的能量线就可以了,可是如果他们不跟我们近战,而是用那种红光在远处进行攻击的话,那就有些麻烦了,总不能每一次都让宗主出手吧?”

大家也全都点了点头,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要是每一次都让赵海出手,那就显得他们这些人太没有用了,所以他们全都皱着眉头坐在那里,一时之间不在道要怎么办好了,毕竟这种攻击,他们以前没有遇到过,不知道怎么办好也是正常的。

这时坐在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闻于名突的开口道:“宗主,我们是不是可以制做一种符文,挡住那些草人的这种攻击?之前我看你挡住那些草人的攻击,用的就是一种符文,我们能不能把这种符文量产,然后跟我们的法阵船装在一起,同时也让我们弟子,在他们的身外化身之中,也印上这种符文,这样我们就不用在担心这样的进攻了。”

一听闻于名这么说,众人的目光在一次的集中到了赵海的身上,这一次他们的目光更加的更热切,他们都相信赵海一定能解决这件事情,因为无数次的经验告诉他们,他们的这位宗主,就是无所不能的。

赵海看着他们的样子,不由得微微一笑,随后他沉声道:“你们这些家伙,也不知道自己去动动脑子,一到这个时候,就把主意打到我的身上,我看我身上这点儿好东西,早晚都让你们给掏光,不过要说这件事情,我到还真的有一些想法,你们可能注意到了,我确实是有一个符文,挡住了那些草人的那种红光攻击,而那个符文,其实是一种非常强大的符文,不过大家对这种符文也应该并不陌生,那就是诅咒符文。”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看了众人一眼,而众人一听赵海说到诅咒符文时,脸上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他们自然是知道诅咒符文的,诅咒符文也是血杀宗所有弟子必须要接触,必须要学习的一种符文,虽然这诅咒符文他们用的少,但是他们却也了解。

赵海看着众人道:“那些草人用的那种红光,应该一种诅咒,你们也知道,诅咒攻击多种多样,各种各样的诅咒都有,攻击方式也是十分的诡异,有一些诅咒在没有发动攻击之前,是没有一点儿的攻击性的,只要不发动,这种诅咒就会一直潜伏在你的身体里,不会对你有一点儿的影响,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很多的防御护罩,对于诅咒术,是没有什么用的,因为他们并不认为这是一种攻击,自然不会防御,事实上防御护罩也并不是万能的,我们现在用的防御护罩,是经过多次改良之后才有的,已经可以挡住大部分的攻击了,但是对于诅咒攻击,却还是没有什么防御力。”

说到这里赵海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这一次敌人用的不知道是什么手段,弄出了这些草人,并且通过这些草人来对我们进行诅咒攻击,而我们之前却是一点儿准备都没有,所以一下就吃了大亏,但是我怀疑,这样的攻击并不是影界唯一会的诅咒攻击手段,他们可能还会其它的诅咒攻击手段,只不过没有用出来罢了,所以我们必须要小心,老闻,你说的对,我们必须要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所以你们从今天开始,要分出一部分人来,重点的研究一下诅咒符文,我不要求你们用诅咒符文做出多么厉害的武器,但是必须要知道,如何的破去各种诅咒,就算是不能马上破去,也必须要而起到缓解和压制的效果。”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