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信息港

当前位置: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二百九十六章 投 降

2020/01/17 来源:宁波信息港

导读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二百九十六章 投 降第二百九十六章投降“转舵二十六,下半帆……”“是,转舵二十六,下半帆!”掌舵的老柯德大声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二百九十六章 投 降

第二百九十六章投降

“转舵二十六,下半帆……”

“是,转舵二十六,下半帆!”掌舵的老柯德大声的回应,用力转动舵盘,船头慢慢的转向了左侧。桅杆上,几个身手敏捷的水手熟练的将满载的风帆卷起了一半……

大海上细雨蒙蒙,远方的海平面上终于出现了哈内亚巴达群岛的地平线,舒马赫长舒了一口气,命令舵手调整了方向,带着船队在冰冷的雨丝中向着奴比特港疾弛而去。

现在是早上六点一刻,看样子今天是不会出太阳了,只希望到达奴比特港时这绵绵的细雨能停止下,不然还得耽搁一天才能卸货。这并不是担忧下雨天上下船的跳板滑不滑会不会给卸货的奴隶造成麻烦的问题,而是船上运输的货物和商品大多没做防水包装,所以下雨天是无法卸货的。

灰黑色的兽皮雨披上雨水不断的滴落下来,舒马赫抬头望了望天,估算着到达奴比特港应该在中午时分。在海上度过自己大半辈子的舒马赫根据他的经验这估算是非常的准确。回头望了望自己统领的这支船队,舒马赫的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的骄傲。这是奇克德商会的北方船队,也是北方海域最强大的船队。自己能在有生之年成为这支船队的统领,这辈子值了。

从藏金海湾到夏依斯亚王国需要花费二十二天到二十六天,因为夏依斯亚王国所在的群岛更偏向南方。奇克德商会曾经研究过,如果在海船上没看见陆地,十五天的时间就容易让水手和海员们产生烦躁的心情,到了二十天左右就会变得绝望和凶残,极为容易出事。往往一言不合就打得头破血流,出人命是很简单的事。

所以奇克德商会的北方船队先到夏依斯亚王国完成香料交易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刚出海起航船队的水手和船员更有耐性和服从命令,也更容易控制。到夏依斯亚王国的海路虽远却足以在情况变得糟糕前到达,然后在夏依斯亚王国休整十来天就能平复水手和海员焦躁的心情,再到哈内亚巴达群岛不过十来天可以确保船队平安无事。

从哈内亚巴达王国到藏金海湾也需二十多天,但从群岛出航到盖林特亚大陆沿海不过十来天,接下去的十多天都是沿着大陆海岸线向藏金海湾行驰,加上船队水手海员在海上度过了两个月的时间,思家心切就更不会闹事,这是奇克德商会做为海上的霸主所摸索出的一个很巧妙很实用的海上船队小窍门而已。

这次抵达哈内亚巴达群岛的奇克德北方船队共有六十七艘海船。临出发前奇克德商会特意调拨了二十二艘大型远洋商船加入其中,原因就在船队统领舒马赫房间里的一封信上。

和特林伯王国发生的玻璃战争让奇克德商会也元气大伤,他们用水手海员组建的一个武装兵团虽然没什么大的损失,可商会的高端战力却损失了两个一级大剑师,七个黄金剑士,这几乎是把商会架在了火上烤一般。所幸的是商会的大少爷瑟里汉姆连出妙计,扭转了商业联盟军队的不利局面,深得联盟军队统帅,双头龙商会会长康伯莱特的信重,并在战后一力主张将乌鲁巴哈公国转给奇克德商会做领地,总算没让奇克德商会白忙一场。

不过奇克德商会虽然得到了乌鲁巴哈公国做为商会领地,却面临着十分严峻的局面,众所周知,乌鲁巴哈公国是个穷国和山地国家,最大的困难就是耕地面积不足出产的粮食根本不足填饱国民的肚皮,所以乌鲁巴哈大公组建了两个雇佣军团就是希望就食与人,一是挣点金币,二是减轻粮食负担。

至于公国子民,为了吃饱肚子下海当海贼上山当山贼,前乌鲁巴哈大公是根本不在乎,反正他也没兴趣从这些穷的叮当响的公国子民手里收到税金,有那个时间还不如为手下的两个雇佣兵团多找个雇主,那才是来钱的大生意。

现在乌鲁巴哈公国的两个雇佣兵团倒戈后成了商会的最大负担,绯红军团和三色剑军团的编制都是小规模,只有二万四千人,但两个军团近五万人加上他们的家人亲属就差不多有二十来万,几乎是公国总人口的四分之一。以前乌鲁巴哈大公可以不在乎这些军团士兵的家属,在他眼里这些军团士兵都是为他挣钱的炮灰,能让他们有份活命的薪水就是天大的恩情了。

如今是奇克德商会当家,他们可不希望这两个军团的士兵象对待前乌鲁巴哈大公那样毫无忠诚心,他们不但要把这两个军团整编为正规军团,还需要这些士兵的忠诚。所以不但要整肃军纪,还要照顾这些士兵的家人。只是玻璃战争让商业联盟的粮食价格上涨的飞快,翻跟斗一般。尤其是战后各国对商业联盟的态度转变,由亲近变成防范,断绝了大半的商路,象粮食铁矿这些更被列入禁运物资,结果更加使商业联盟的粮食价格迟迟的无法下降。

乌鲁巴哈公国,现在的奇克德商会领地最需要的就是粮食,有了粮食,奇克德商会就能收拢那些桀骜不逊的山民的心,象大少爷瑟里汉姆制定的那些开发计划就能够得到实施,改变乌鲁巴哈山地穷困的局面,只要两三年,商会领地就能自给自足,甚至还有不少的收益进帐。

可问题就是奇克德商会现在拿着钱也无法从周遍的国家买到粮食,能够买到的都是高价粮食,就算奇克德商会再怎么财大气粗也受不了。之所以调拨了二十多艘大型远洋商船到北方船队就是希望能够从哈内亚巴达王国购买到一百万普洱的粮食。(一普洱等于一百斤,盖林特亚数量单位,从一百斤装的由普洱麻编织的麻袋演变而来。)

北方船队统领舒马赫房间里放的那封信便是奇克德商会会长亲笔手书给哈内亚巴达王国国王路德三世的。信中请求路德三世看在奇克德商会一向与哈内亚巴达王国保持交好的情谊上,同意出售粮食给奇克德商会。没办法,这么大数量的粮食交易必须要征得路德三世的同意,为此奇克德商会还特意准备了大批珍贵的礼物准备敬献给路德三世。

船队沿着通往努比特港的水道慢幔的航行。站在船台上的舒马赫看着不远处笼罩在烟雨中的几座岛屿有些纳闷,很奇怪这个时候怎么没看见岛上进行劳作的奴隶,难道那些奴隶主贵族发了善心,怕那些奴隶在这样的天气里着凉得病所以不让他们出来做活?想了想舒马赫不由自主的嘲笑起自己来,管那么多干吗,奴隶做不做活关自己屁事……

商船的甲板上挤满了水手海员,相对比夏依斯亚王国,这些在海上漂泊的水手船员更喜欢到这个奴隶制的王国来。别的不说,单是妓馆里女人的质量,哈内亚巴达王国就比夏依斯亚王国好了不知多少倍。夏依斯亚王国那些在码头揽客的女人,大多是渔民和农夫的家人,个个晒得乌七麻黑,身上还有鱼腥味和土腥味。

而哈内亚巴达王国这边在妓馆的女人,都是从盖林特亚大陆各地弄来的女奴,价格便宜不说,人数也多,足够船队的水手船员在她们的身上醉生梦死个几天几夜,减去他们长途航海所带来的疲倦和乏味了。

经过落羽岛的时候,舒马赫总算看到奴隶了,那是一家三口的样子,站在岛上一间破旧的石头房子前,面无表情的看着船队经过……

“奇怪,那些奴隶主怎么允许奴隶一家在一起生活了?”船台上的一级大剑师库丘德嘀咕了一声。

奇克德商会原本有五名大剑师供奉,只是当初拦截洛里斯特的晨曦的飞鱼号时被杀了一名,参加玻璃战争又损失了两名,一名是保护奇克德会长免遭刺杀时遇难,另一名则是被前乌鲁巴哈大公欺骗,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斩首丧命。现在剩下的只有这个一级大剑师库丘德和前往乌鲁巴哈商会领地坐镇的二级大剑师乌迪了。

库丘德大剑师能在北方船队坐镇就是因为奇克德商会对此次前往哈内亚巴达王国购买粮食之行的看重,不希望出什么意外,这才特意将南方武装船队的库丘德大剑师调到北方船队来。

“呵呵,大剑师有所不知,这哈内亚巴达王国也是允许奴隶成家立业在一起过日子的。”正在掌舵的老柯德笑道:“象那些年老色衰的女奴隶,那些大贵族也会允许赐给手下的奴隶为妻。不过都是他们玩剩下的。还有些女奴隶被他们玩得大了肚子,就随便找个奴隶当个便宜老爹,他们想玩的时候还可以去玩,那个便宜父亲还得给他们在外面站岗……”

“哈哈,看来在哈内亚巴达王国当个贵族还是满舒服的啊,手下养群奴隶弄个庄园过得还真是逍遥自在,所有的奴隶生死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要什么有什么……”库丘德大剑师也笑了起来。

舒马赫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他们都是把自己代入了奴隶主贵族的身份,也不想想要是他们成了奴隶,那日子是多么的屈辱和不幸。不过作为奇克德商会北方船队统领的身份,舒马赫关心的是能否完成自己的使命,和哈内亚巴达王国达成粮食交易,而不是去同情那些卑微的奴隶。

过了落羽到前面就是金鲨岛和鸭子岛,远远的前面的奴比特港已经可以看得见了,可能是下着冷雨的关系吧,码头上没看见几个人,而且沿海的几道停船的栈桥两旁都是空空荡荡的,没有往昔停满了大小海船热闹的样子。

“怎么回事,这奴比特港竟然这么冷清,出什么事了?”掌舵的老柯德愣了一下。

“空位这么多还不好吗?”舒马赫翻了个白眼:“出航前不是得到消息了吗,哈内亚巴达王国的所有奴隶贵族联合起来出兵袭击了安第纳克王国的希洛瓦斯岛,就是那个和我们商会敌对的什么伯爵的领地,现在这里没船没几个人很可能是他们得了好处再次出动了。”

这个理由很好很强大,没人能反驳。

不过离奴比特港越近,挤到甲板上面的水手船员越多,大家都急不可耐的想早点下船找乐子去。

“咦?那些奴隶贵族怎么有闲心在码头旁边搭了座小山啊?那是金字塔吗?干吗用的?”掌舵的老柯德感觉很好奇,那应该是个金字塔吗?那些奴隶贵族在码头塔了个这么巨大的小山一般的金字塔想干吗?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正在注视金字塔的库丘德大剑师突然倒抽一口冷气,随即整个人哆嗦起来。

“怎么啦?”舒马赫问道。

“那,那是人头……全,全部是,是,是人,人头,人头搭,搭起来的金,金字塔……”库丘德大剑师终于哆嗦着说完了一句话。

“你说什么?”舒马赫扑向右边,抬头一看,只觉一股冷水从头上浇灌下来一般,整个人一下变得冰冷,犹如掉入了冰窟窿……

船队离努比特港的码头不过百米远,还在靠近。而那座筑在码头右侧沙滩上的高达三十多米高的金字塔印入了眼帘,金字塔不稀罕,盖林特亚大陆挖掘出的遗迹中不乏金字塔形状的建筑,不过那大多是陵墓。可这座搭建在奴比特港码头旁边的金字塔,从上到下却全是由一个个的人头构成……

这些人头明显经过了防腐处理,苍白的面孔上还残留着临死前的绝望,痛苦和疯狂的表情,一个人头如此,成百成千上万个人头都是如此,用这些人头搭建成的金字塔给人的视觉震撼是那么的强烈,尤其是这些人头之间还浇灌了透明的胶藤汁,看上去就是一大块金字塔状的水晶中有无数的人头一般……

整个船队甲板上所有的水手船员都鸦雀无声,他们只觉得手脚冰冷不听使唤,一股难以言语的恐惧从心里直冒出来,牙齿在哆嗦,手脚在哆嗦,整个人在哆嗦……

船队不少好勇斗狠的水手船员都见过成千上百人的死亡,有些还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但面对这座巨大的人头金字塔,没有人还能保持着胆色,他们呆呆的注视着这座人头金字塔,忘了自己的职责,该做什么和要做什么……

十余艘海船因为掌控者的的发呆和失误发生了碰撞,整个船队纠缠在了一起。

舒马赫回过神来,正要下令船队整顿行列,却听到一阵呜呜的出阵号角声在奴比特港的上空回荡。

无数装备精良的士兵涌上了码头,列阵相待,其中又有无数的车弩被推上前列,闪着寒光的巨大弩箭对准了船队准备发射。

舒马赫和库丘德大剑师脸色大变,紧接着两边的金鲨岛和鸭子岛上也传来号角声,岛上出现了长长的士兵队列和一排排造型古怪的车辆。然后船队后方也传来号角声,七八艘大型的海船堵住了船队进港的海上通道。奇克德商会的北方船队已成瓮中之鳖,插翅难逃了。

洛里斯特带着英杰列克和修斯两位大剑师走上码头,面对乱成一团的船队舌绽春雷:“弃械饶命,下船投降!”

所有的诺顿家族士兵同声发出怒吼:“弃械饶命,下船投降!弃械饶命,下船投降!……”

北方船队沉默应对……

洛里斯特一挥手,号角声再度响起。

金鲨岛和鸭子岛位列前排的霹雳投石车向着船队后方无船的水域投出了第一批燃烧的火弹,跨越四百多米的距离,近百颗火弹砸在了水里,击起了数米高的水浪。

舒马赫脸上苍白:“怎么办?”

库丘德大剑师紧咬着牙关:“没办法,码头上起码有个是大剑师,身上杀气很重,我,我怕不是他对手……”

舒马赫转头看了看甲板上的水手船员,没人敢和他对视,在那座巨大的人头金字塔面前,几乎所有人都丧失了抵抗的勇气,现在落入陷阱被包围的情况下,抵抗只有死路一条。

舒马赫黩然的垂下头,发布了他做为船队统领的最后一道命令:“下帆,挂白旗,靠岸,我们投降……”

……

”(未完待续。)

北京市平谷区精神病医院预约挂号
蓬溪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南阳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镇江妇科专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