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信息港

当前位置:

灵歌狂行 第一卷 武道载行 第四章 云陀山,魔罗山

2020/01/15 来源:宁波信息港

导读

灵歌狂行 第一卷 武道载行 第四章 云陀山,魔罗山“爹!”待走近竹楼,陆离亲昵喊道,连肩上的“小瓜子”也瞬间扑飞到了父亲的身旁,灵

灵歌狂行 第一卷 武道载行 第四章 云陀山,魔罗山

“爹!”

待走近竹楼,陆离亲昵喊道,连肩上的“小瓜子”也瞬间扑飞到了父亲的身旁,灵动腾跃着它的小身子。

竹楼门前,脸色苍白无血的中年男子闻言抬起了头,看见了前方的陆离,那张显得病怏怏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缕宠爱的笑容。

正是陆离的父亲陆化尘。

自陆离懂事的时候起,父亲一直以来便都是这幅虚弱的模样,当初他为父亲找寻到的辛银花虽治好了急症,但似乎也没能改善父亲多年的顽疾。

坐在竹楼前的陆化尘向陆离招了招手:“来,离儿,到这儿来坐下。”

陆离上前,学着父亲席地坐下,才想起了什么,问道:“爹,你找我有事儿?”

陆化尘没有着急回答他,只是宠溺摸着陆离的脑袋,问道:“这个不急,剑法练得如何?”

“已至斩风境界。”陆离轻声应道。

陆离并没有隐瞒其练剑的事情,反而带回来的那部剑法秘籍,都是在父亲的指点下开始进行的。

在他眼中,父亲虽然以虚弱模样示人,但其通彻万书,神机妙算,在陆家族人的口中更有着半仙之称,其通玄般的手段倒也可见一斑。

“依你如今的铁魄境,斩风已是极限,要想再进一步,非金刚境不可尝试。”陆化尘一边说着一边站起了身子,朝屋内缓缓走去。

欲修剑法,则先锻体。

这是父亲在看过了那部秘籍后告诉他的,武道修行,炼体为根基。

炼体境界的划分,从九品到一品,每三品对应了铁魄、金刚、涅槃三个境界,这些也都是陆离通过父亲的口中所得知。

虽然起初也有些疑惑父亲为何通晓武道,但陆离终归还是在父亲的指引下开始了炼体的修行。

五年炼体,体魄能成就铁魄境,除了陆离五年来的坚持不懈之外,更少不了父亲给予他的帮助。

约莫一盏茶的工夫,陆化尘才从屋内缓缓走了出来。

“要想晋入金刚境,光凭一味的苦修,难以触及其门道。”

陆离闻言抬头,见父亲站在身前冲他微微一笑,同时手中递过来了一把匕首,便接过了匕首。

陆化尘负手背对着他,脚步轻移间说道:“今日卜算,得知你会出一趟远门,于你而言倒也可以权当做一次历练,这把‘追神’暂且收好,在你需要它的时候,或将能为你解围。”

陆离正端详着手中匕首,只是心道了一句船到桥头自然直,既然父亲已经开口,那这一趟怎么说都是会走上一遭的了,至于去哪儿,那就只有天知地知父亲知了。

陆化尘转过了身子看向陆离,轻声笑道:“今日陆家来了一个灵修,恐怕你还得先去一趟魔罗山。”

灵修!魔罗山!

陆离身子猛然一震,冷汗瞬间贴着背浸湿了衣衫,他抬头看着似笑非笑的父亲,问道:“爹,您怎么知道这些?”

陆化尘淡笑而不语。

魔罗山,其实就是世人口中所说的云陀山,关于魔罗山这个称呼,陆离也是在被带走进入深处后才得知,难道就连在山里的那位以及当日所发生的事情,父亲也全都知道?

而灵修则更加的不为人所知,但这一切,父亲却从容脱口而出。

这下子陆离可真是目瞪口呆了,心中震撼,父亲究竟是仙是凡,此刻在他的心里就更像是水中月一般难以捉摸了。

陆化尘接着说道:“此人命里注定会遭逢一劫,而这一劫,还需要你为他化解。”

陆离不知父亲所说何许人也,更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修炼者需要自己去为他化劫,就一眼瞧见在院子外,一名陆家的下人跌跌撞撞,匆忙往这边跑来。

人还未到,就扯开嗓子眼高声叫道:“陆离少爷!陆离少爷!老太爷和家主老爷请你去秋晚院!说有急事找您呢!”

因为跑得太急,那名下人在说完之后直喘得回不过气来,停在了原地,撑着腿根子好一阵的急喘。

而就站在陆离身后的陆化尘已经转身回到屋内,陆离还想说些什么,连忙起身说道:“爹!”

陆化尘没有等他把话说出口,只是边走边说道:“我自当作凡人,神仙岂有我快哉?”

看着父亲的背影逐渐消失,陆离百感交集,父亲的神秘始终让他无法看透,回味着他刚才所说,似乎也已经回答了他的问题。

将那名为“追神”的匕首收进怀兜里,陆离走下了竹楼,迎面上来的那名下人上气不接下气,扶着竹栏说道:“陆离少爷,老太爷和老爷找您,正在秋晚院里呢。”

“嗯,走吧。”

陆离目光恋恋不舍的从竹楼移开,跟着他一起离开了这片深院,而小瓜子就站在头顶的树梢上,眼睛滴溜溜的目送他离开。

......

秋晚院外,陆化英焦急地守在院子门口,翘首以盼侄子的到来。

刚才在阆苑楼内,老神仙在听说了云陀山的事情以后,便指名来让成功带出来过那辛银花的陆离带路,便让人去找来,也不知道找着了没,急得在原地打起了转。

就在他快要按耐不住的时候,却忽然瞧见远处两道身影徒步而来,陆化英一喜,急忙上前亲自去领着陆离。

“大伯,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因为父亲身体的缘故,两位伯父对他都是疼爱有加,如亲生儿子一般照顾,因此陆离从小极为敬重大伯二伯,这不一听说是大伯父有事找他,一刻都不多耽搁。

陆化英呵呵笑道:“先随大伯来。”

说着,就领着陆离进了秋晚院,走在长廊上,陆化英边问道:“你爹近来身体如何?”

“我爹还是老样子。”陆离说道。

“老样子就好,当年你爹他突发急病,把我们都给吓得不轻,也多亏了你才保住了性命,大伯现在职务繁重,也有很久没去看你爹了。”陆化英叹道。

听着大伯说着说着就忽然碎碎念了起来,陆离的心中流淌过一阵暖流。

进了阆苑楼内,陆离一眼看见了一位陌生的老者,在爷爷的引见下,称呼了一声老仙师。

“咦!这位小友倒是一身不错的体格。”白袍老者惊奇的轻咦了一声。

看见陆离腰间的佩剑,点头称奇道:“倒是一个不错的习武苗子,陆家倒也人才辈出。”

“呵呵,实在不敢入仙师法眼。”陆传志谦卑笑道:“离儿,此次找你来,是想让你为老仙师引路,到云陀山去,找那辛银花。”

陆离微微一愣,对辛银花效用一清二楚的他,见道堂兄弟陆严朝着他挤眉弄眼,一下子就知道了个大概。

......

长春治疗牛皮癣到哪里
京都儿童做检查收费吗
贵州治癫痫哪家医院治得好
日照癫痫病医院
遵义哪里看癫痫最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