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信息港

当前位置:

醉花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宁波信息港

导读

水渠上晃动着青色的浮萍,看着树上的枝丫倒影在脸上的错乱影子,我不觉用手挡住了阳光,这才发现离开大漠,连阳光都是柔和的,它们轻轻的吻在我的脸上

水渠上晃动着青色的浮萍,看着树上的枝丫倒影在脸上的错乱影子,我不觉用手挡住了阳光,这才发现离开大漠,连阳光都是柔和的,它们轻轻的吻在我的脸上。这柔和的绿意让我感觉回到了江南家乡,睡在小船上,慢慢的流动在水渠间,另一只手轻轻的垂落在水里,那些柔软的水伴着浮萍缓缓的爬过我的手心,这感觉真好呀!我仰头喝了口酒,听着流水细细沙沙的从耳边滑过,白色的花朵,细碎的飘落在我的肩上,这就是良渚了吧!白色的良渚国,到处都是翠绿的叶,洁白的花,如雪一般曼妙的洒落在人间。  皇明月撑着竹竿,小船哗哗的顺着水流而行,她笑着问我,昨夜睡得可好?  我揉了揉睡意未醒的眼眸,然后起身。  白衣楚楚的皇明月站立在船头,洞箫委婉的插在她纤细的腰身上,她乌黑的长方飞扬在风里,阳光逆在她的身后,发出柔美的光线,然后细细碎碎的坠落在水波上,如同天上坠落的点点繁星。  这……这就是良渚国?!  我惊叹的看着她身后那片辽阔的水乡,红色的楼阁,在翠绿色的水间流畅着,倒影的光芒,将人心紧紧的扣住。轻柔的树杆坠落在水渠里,有绿色的浮萍,和紫色的小花,凌乱的漂浮在轻柔的水面上。两旁都是高大的树木,上面开满了莫名香味的白色花朵。  良渚,真是美丽的地方!我次这么赞叹一个地方。  她轻柔的轻轻一笑,然后,放下手里的竹竿,转过身去看我所看到的美景,她用手指了指那片宁静洁白的世界对我说,这就是良渚国!传说中大漠里的世外桃源!  我点头赞许。看惯了满天的黄沙飞舞,一下子来到这么精致的地方,居然感到心底一阵的湿润。  良渚真是一个精致的地方!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到达良渚国,但是在一夜的睡眠中我的确被皇明月带到了良渚,这里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像江南,却比江南烂漫,花开到糜荼,坠落下来的也是一种斑驳痕迹的灿烂。我用手接住一朵落花,然后用指尖一撮,将它投入水里,这水也该是充满芳香的吧!  渡头上站立着一个男子,他一身华贵的靛蓝长袍,绣着金色的麒麟图腾,一双明朗的眼睛盯着我们看。  他是李焕,我青梅竹马的未婚夫。  我看着李焕冷冷一笑,这个男人真是可悲,他爱的女人居然喜欢的是另一个男人,而他却连一个死去了的男人都斗不过!  明月!李焕柔声唤了她的名字,在船靠岸的时候伸出手来接她,黄明月抽出腰上的洞箫递给李焕,他愣了一会,还是轻叹了口气,无奈的伸手握住洞箫把她拉上河岸。  李焕伸出手来拉我时,我看到他的眼里有火光,是嫉妒的火光吧!看来他把着着男装的我当成了那个男人,那个皇明月心底深藏着的男人。毫不掩饰的把嫉妒二字挂在脸上,展现给我。男人,难道只能这样吗?  我冷冷一笑,然后错过他伸出来的手起身跃上渡头。  我还是习惯一个人,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  你怎么会来这里?黄明月问跟在身后的李焕。  听说你去接一个人,所以来看看。  皇明月摇头一笑,来看看是什么人吗?为何你总是这样?  李焕着急的跑上前,忙解释着说,你别生气,我只是不放心你一个人。  皇明月回过头狠狠的看着他说,李焕,我只想一个人!  为什么?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肯答应我的求婚?到底是为什么?我知道……明月你心里有人,他到底是谁?  皇明月低下头去,淡淡的说,李焕你就这么想知道他是谁吗?  是!  她摇摇头,你……没有知道的必要!  是啊,对于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李焕确实没有知道的必要。他一直耿耿于怀的,一直所担心的人,其实根本就不在这个世上了!只是他还放不下,能够对他造成威胁的,其实是明月心里念念不不忘的相思罢了!  明月!李焕想伸手去握住皇明月的手,但还是看着她从身边离去。伸出的手只能碰到她滑过的白色衣袖,冰凉轻柔的,毫无力量的从他手指尖滑过,他咬牙狠狠的握住了拳头。  可惜了,就算他再好,仍旧不是她心底所爱,再好也是枉然。能爱的只会是自己爱的,不是自己爱的再好也不会要。  坐在酒楼上喝酒,看楼下来往的人们,他们脚步悠闲,不染尘埃,没有大漠里的黄沙漫天,没有横刀怒剑的嗜血。  我照自喝着酒,吃着花生,低头看楼下来往的人。回避着桌旁怒视我的目光,我喝着酒碗里的酒,心里暗自有点好笑,但偏不与他对视。  一来,不想初到良渚就挑起事端;二来,这么好玩的事情自然不能放过。  对面的皇明月,依旧一双忧郁的眼神,冷冷的看着楼阁外的人们,她的心底或许在想那个人,那个她不愿过多提起的人。每一次的提起都是一种痛苦的感觉,李焕的无知不凑巧的伤害了她。  碰上两个不说话的人,真是令人烦心。  李焕不语,提剑出去。或许我和皇明月的冷漠同时也伤害了他。很多伤害都是建立在彼此之中,一个人受伤的时候或许就正在伤害着下一个人,很多伤痛都是在无知无觉中进行的。  你不能接受他吗?我呷了一口酒,回过头来问她。  她也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我,然后说了声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谢你什么都没说!  我笑笑,我想你不想说,如果你想说,你自己会告诉他的。这是你自己的事不是么?!  她点头,其实我可以接受李焕做我的夫君,他的确是个很好的人。但是我不能嫁给他。  为什么呢?  虽然他说他只要我在他身边就行,不会对我有太多要求,可你知道吗?人是贪婪的,对于爱情也一样!他会要求得到你的身体,然后就是你的心。你必须一一满足他的心,不然就会让他不高兴,不开心。当你无法做个好人的时候,你对那些对你好的人来说就是一个坏人,如果一开始就无法避免沦陷成为一个坏人,那么还不如现在就做个坏人。这样或许会更好一些!  不想彼此痛苦么?就该放下太多的执著和妄想?当你想拥有一个人的时候其实是痛苦的,想得有多深,人就会有多痛,结果是不能给予的,那么就只有一个下场——痛不欲生!  皇明月摇摇头,然后仰头喝下一口烈酒,因为喝得太猛的原因,不由得呛出了眼泪。她用白净的手背擦了擦嘴角上的酒水,然后说,大家都在痛苦中生活,彼此折磨和纠缠。情添三分,痛增七分,受不起!受不起!何时才能把情根斩断?  我知道她内心苦闷,一个多年来把自己心灵关闭了的女人,一个善良却不得不伤害别人的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长大后发现世界上有很多苦闷的人,只是更多时候他们不说然后平静的生活,偶尔将心底的痛拿出来宣泄一下,都让人感到痛苦不已。人慢慢长大,却发现了很多残忍的痛苦,需要独自一人承受,无法摆脱!  那一夜,我久久无法入睡,因为来到良渚,因为皇明月,因为太多的情愫溢出了心底,我想我打翻了爱情这坛酒,它终究会像藤蔓一样慢慢的重新爬上我的心底,哪怕是听别人的故事,还是再次被触动,无法无动于衷。  心底有些乱,我独自一个跃上楼顶,跳上那花树的枝干上,坐了下来,然后看着咫尺的明月喝着酒。身上穿着良渚的丝绸绢衫,白得耀眼,轻柔的丝绸只适合有水的地方穿着,在黄沙漫天的大漠或许就显得太脆弱、矫揉做作。脱下了笨重的麻衫换上了清逸的绢衫,这份失重的感觉还一下子没有适应过来。看着脚下的衣袍在风中轻柔的飘飞,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好像融入了这烂漫的白花里,人都要飞起来一样。  一条蓝色的人身影突然跳了上来,带着杀气窜到我的身边,一把冰森森的剑横在我的颈上,一条细小的血痕从脖子上划下,血丝滴在那银白的剑身上。来人那张凶狠狠的脸凑得好近,咬牙切齿的问,你到底是谁?  我仰着脖子,平静的看着他。来人是李焕,鲁莽的男人,鲁莽的剑。  快说!你和明月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想听我和她是什么关系?!  他咬着牙齿把剑收得更紧啦。你是不是不怕死?  看着他这副怒气冲冲的样子,我的心底觉得有些可笑。  你问我们是什么关系,你希望我和她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我告诉你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你会信么?我想这才是你希望听到的答案,可是你却咬牙切齿的不相信,不是吗?  哼——明月从来不会听命于人,为什么她会去接你?还帮你做那么多事?  哈哈,可笑!你就不会往别的地方想吗?或许我们是因为其它的事在一起的。  那你告诉我,是什么事?  我笑笑,恕我无可奉告!关于红幡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他握紧了拳头,看来有杀人的样子。他恶狠狠的说,男人和女人在一起还能有什么关系?  我冷冷一笑,照你这么说,凡是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就一定会有什么关系啦?!  看着我挑衅的语言,他的眼睛放光。  我直视着他的目光,然后淡淡的说,如果像阁下所说,现在我们这一男一女又该是什么关系呢?  什么?你……  李焕收回他手中的剑,凝视着我。  我用手轻轻擦掉脖子上的血痕,举起怀里的酒坛仰头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哈哈一笑,继续看着明月。笑免免清风,笑免免恩仇,人生不就是这样的一笑么?  你是女的?你怎么可能是女的?!  我叫泪痕!  泪痕?!朱九公馆的传人!  没错!可惜今夜你打扰了我喝酒的雅兴,该如何赔罪?  他发呆,正认真的在想着什么。我将酒坛扔给他说,罚你喝酒吧!  我的身体慢慢躺平在树干上,看着头顶上的明月和白色妖娆的花朵,一只手随意的放在跷起来的腿上,另一只手任意的坠落在半空中。看着漫天飞落的花瓣,整个人都有迷醉的感觉。  我听到李焕喉头发出的喝酒声,咕嘟咕嘟的好是畅快!  突然,他的头遮住了我的视线,只见他很认真的望着我问,你、你真的是女的吗?  我用双眼看着李焕的脸,然后平静的微笑。你现在离一个女人可是很近呐!  李焕被吓得马上后退,只听见他红着脸抱着酒坛噗嗤从花树上跌落下去。  我哈哈大笑,用双手枕着头对树下的人说,李焕!如果你把酒坛打破了,我就要罚你在树下学狗叫啦!  李焕没说话,他抱着酒坛躺在地上,伸平了双腿,哈哈大笑。  在爱情里放下再多无知,都是情有可原的一种感动。  明月真得很美,很诱惑人心呢!哪怕它只是那么宁静的挂在天上!却也引诱着人们追逐不断!为何总要问个明白呢?还不如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树上,好好的看着呢!何以要拥有?有时放手静静的去观赏也是一种美丽呢!我们不一定要拥有,能拥有什么呢?地久天长的温存么?无论地有多久,天有多长,都是我们所无法看到的——更别说什么地老天荒。 共 419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人要怎么做能避免前列腺痛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云南正规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标签

上一页:回忆的甜蜜

下一页:春光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