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信息港

当前位置:

灵王朝 第五八二章:手下留情

2020/01/18 来源:宁波信息港

导读

灵王朝 第五八二章:手下留情眼下的唐山还有他身旁那名恶鬼都无疑被庄邪突然的变化所吓了一跳,显然,他能够隐约的察觉到,庄邪体内有着一股强

灵王朝 第五八二章:手下留情

眼下的唐山还有他身旁那名恶鬼都无疑被庄邪突然的变化所吓了一跳,显然,他能够隐约的察觉到,庄邪体内有着一股强大的能量,正在不断的滋生放大,虽然那不是魂力,但依旧足以让人感到深深的恐惧。

眉头一蹙,唐山急忙唤来身旁那身着斗篷的恶鬼,指了指庄邪道:“去,你去探探他。”

“是的,大人。”

斗篷之下的脸庞虽然有着一抹犹豫,但斗篷恶鬼心里可是清楚,惹怒唐山的下场是什么。

双脚缓缓朝着庄邪挪动着,就在即将毕竟他不到一尺距离之时,庄邪长发忽然乍起,在大雨的压力下竟是冲天而起,在他的眼前瞬间散发出金光之色。

阴森的獠牙随着嘴角长出,带着嗜血的光芒,皮肤之上开始长出青色坚韧的龙鳞,瞬间震慑住了这斗篷恶鬼。

“呵呵。”森然的笑容在那已经鼻青脸肿的脸庞上扬起,但见他脸上的伤口的淤青正在飞速间消散着,所有的疤痕都在这一刻复原痊愈。庄邪扭动着脖子,不紧不慢的站起身子,两指探出,一道黑色的剑气霎时间凝结而出。

而这一刻,他两指间凝结而出的黑色剑气,与之先前截然不同,但见眼下,他两指间用灵力和妖气镀化而出的黑色剑气,已是比先前骤增了数倍,全然如一把黑色的巨尺!

“呵呵。”

又是一声冷笑传出,而短短一声轻呵的冷笑时间,那呆立在面前的斗篷恶鬼,已是瞬间吓得瘫软在地。

雨如猛兽一般,汹涌而下,冲刷在大地之上,溅起足以跃过膝盖的水花,但此时弥漫在李青周身的雨水,却仿佛瞬间凝结了一般,缓缓僵持在半空久久没有降落。

唐山微张着嘴,已是有些骇然,他心里清楚,眼前的庄邪,不仅摸样上有了改变,气息上更是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好似打了鸡血一般,将积蓄许久的能量全数爆发而出。

双目死死的盯着唐山,庄邪嘴角微扬,忽然也是冷笑了一声,道:“兄弟,你想怎么死?”

“嗯?”猛地一阵,唐山瞬然被庄邪那无比阴冷的眼眸盯得发怵,深咽了一口唾沫之后,也是勉强的挤出一副自傲的神情道:“口出狂言!”

此时此刻,那愣神不知所措的斗篷恶鬼,也是挪动着步伐,贴到唐山身旁轻声道:“大人小心啊,这家伙,好像变了个人。”

目光久久留在庄邪的身上没有半点偏移,唐山一时之间也是不敢轻举妄动。但就在下一刻,面前忽然强风迎面,带着无数的雨点击打而来,抬手遮档又放下的时候,眼前的庄邪已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好!”

一声惊呼而出,身经百战的唐山早已察觉到了一丝不妙,即刻回身想到,而庄邪的拳头却是快他一步,重重的轰在了他结实的胸膛之上。

嗤!

一口鲜血喷出,唐山的胸膛竟是整个凹陷了下去,身形也是瞬间倒飞而出数丈,狠狠的摔在了泥潭之中。

嘴角咧出一排阴森的獠牙,庄邪血色眼瞳闪烁间,一手忽然变了个方向,直朝身旁的斗篷恶鬼而出,不到瞬息的功夫,便是硬生的掐住了他的喉咙。指尖微微用力,尖锐的指甲便刺入了他的动脉之中,一时之间,苦痛不已。

庄邪手掌的位置恰到好处,不但刺入了他的动脉,更是封住了他的声带,让得斗篷下已经扭曲的脸庞,更是连半点呼喊的声音也发不出,只能像一个仍人宰割的野狗,被庄邪高高抬起,狠狠的掷到了一旁。

背脊接触到刺骨的冰凉,斗篷恶鬼平躺在水泊之间,也是十分挣扎的支起身子。而这一举动,落在庄邪的眼里,却是全然不识相的表现。心头一狠,身形暴射而出,犹如一道惊天的闪电一般,手掌如刃,直穿人心。

扑!

鲜血炸射而出,斗篷包裹中的魂魄之体,依然化成了黑沙,飘荡而去。

“不!”撕心裂肺一般的吼声自半俯在地的唐山口中喊出。望着瞬间被庄邪击杀的斗篷恶鬼,唐山满眼都是懊悔,早知如此,就不应该带自己的爱将前来。

可眼下,他已无心愧疚。就见眼前的庄邪,全然就是一个强大到无法逾越的怪物。嘴角一咬,唐山猛地跃空而起,双手快速结印之间,一个金色的巨大手掌,忽然显现在他的头顶之处。

巨掌惊天而下,李青纹风不动,双目之中,始终挂着一抹无视一切的轻蔑之情。双脚猛地一劲,瞬间弹飞而起,直面金色巨掌而去。

两人身形都在高速移动中,与空气擦除耀眼的火花!

轰!

双掌齐探而出,庄邪竟是瞬然挡下了这惊天的一掌,旋即嘴角一扬,双掌一种一股汹涌的灵王罡气暴射而出,瞬间将面前的巨掌整个抵消,而他的身形也在同一时刻破风而去,猛地掐住了唐山的喉咙。

错愕之际,唐山欲要反手接上攻击,却不料就在他手掌探出的那一刻,一抹黑气袭来,黑气凝结的巨尺手起剑落,五指齐根斩断。

啊!!!!

凄厉的叫喊爆发而出,但面前的庄邪却是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眼瞳冷冽之际,双脚在空气中猛地一蹬,瞬间朝地面冲刺而去。

轰!

大地剧烈晃动了起来,雨水和泥沙如江流一般向外翻涌。大地之间,竟是瞬然炸出了一个大坑。而在这大坑的中央,庄邪一掌用力,将唐山死死的按在地上,另一手持着黑剑巨尺,高举而起,欲要刺穿唐山的喉咙。

而眼下的唐山,也是没有半点放抗之力。由于实力的天差地别,使得他即便使出的魂力,也会在下一刻,被眼前这个怪物庄邪霸道的压制回去。

“他怎么会一下子变得这般强悍,我可是紫魂级啊!在府主级的面前就如此不堪一击吗?”懊悔和愤慨在心头交织着,他的眼瞳之中也是闪过彻底的绝望之色。

“难道我堂堂青峰团大人,今日就要死在这怪物的手中吗!!”暗暗责问着,唐山的眼瞳之中也是透着死一般的绝望,静静的等待,黑剑巨尺封喉的那一刻。

“兄弟,这个死法你喜欢么?”戏虐一般的望着唐山,庄邪仿似看到一个畜生一般。

“要杀就杀!”唐山正声道。虽然面前的庄邪给人带来无尽的恐惧之感,但作为青峰团的领袖,视死如归的静神和意志还是显露无疑。

“呵呵,是条汉子。”舔了舔嘴,庄邪的獠牙反射出阴冷的光芒,旋即举剑落地,绕过唐山的耳鬓,深深的刺入地底。

浑身一颤,唐山双目紧闭,口中还念念有词,忽觉耳旁疾风掠过,也是疑惑的睁开了眼眸。就见那只掐在脖颈上的手掌也已松开。面前的庄邪缓缓抬起身子,将深陷泥地的黑剑巨尺抽出,架回了身后,嘴角挂起一抹蔑笑。

“很好,我敬重你是条汉子。鬼王密境失去你来对抗那些地狱恶鬼,的确是一种损失。我希望你日后不要再滥杀无辜,修为的提升并非要杀了身边的同伴,这绝没有任何的借口。”

粗眉一挑,唐山全然没有想到庄邪竟然会手下留情,但他的话无疑是扇了自己狠狠一个巴掌,心下思虑了半刻后,也是缓缓站起身子,朝着他拱了拱手道

:“唐山技不如人,要杀要刮悉听尊便。但唐山为人就是如此,试问没有了强大的修为,如何能够捍卫和平?你也看到了,我虽然已经达到了紫魂级的修为可面对你这样的府主级强者,依旧毫无还手之力。放眼鬼王密境,府主级的地狱恶鬼绝非少数!”

“好,那趁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你快走吧。否则,我的剑,绝不留情。”庄邪背手而立道。

而就在他话音刚刚落下的那一刹,忽然胸口一阵刺痛,整个身子随之剧烈的颤动了起来。

“怎么回事?”

眉头紧蹙,庄邪双目有些愕然的望着地面,眼前的景象逐渐变得模糊起来,旋即便是全然一黑,昏倒过去。

望着庄邪突如其来的异变,唐山也是皱紧了眉头,缓缓不上前去,上下打量了一番庄邪之后,也是注意到他的身形正在恢复成最初的摸样,只是他的气息略微显得微弱。

“这...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暗暗自问着,唐山心头忽然涌起了一抹邪念。眼看此时的庄邪在恢复的过程中,气息逐渐减弱,此时下手再好不过。

但手掌才刚刚集力抬起,内心深处一抹良知还是将他拉回了理智,仿佛有着一种声音不停的呼唤着他,制止着他。纠结半刻之后,最终还是将手收了回去,长叹了一声道:“哎~没想到竟还是下不了手。”

双目微微合起,唐山的心头百感交集。深吸了一口湿润的空气,他便是淡淡的摇头,朝着地面之上昏死过去的庄邪道:“你我互不相欠了。”

说罢,他便一甩衣袖,踏空离去。(未完待续。)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看病怎么样
苏州圣爱医院口碑
贵州有那个医院能治疗癫痫
辽宁治疗龟头炎医院
河南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