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信息港

当前位置:

圣明之光 第六百六十五章 失恋的人

2020/01/15 来源:宁波信息港

导读

圣明之光 第六百六十五章 失恋的人“啊!”苏羽显然没有想到舞袖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之色,随后便楞在了原地,久久没有

圣明之光 第六百六十五章 失恋的人

“啊!”

苏羽显然没有想到舞袖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之色,随后便楞在了原地,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姑娘家...怎么可以这么唐突呢?

怎么能够问出这样的问题呢?

舞袖明亮若星辰的双眼一直盯着苏羽,美丽的俏脸上带着淡淡的疑惑之色,还有些许期待。

这些神情,在明月的照耀下显得极为耀眼。

苏羽看着这张倾国倾城的面颊,一时间有些呆了。

这样的女子,谁会对她不感兴趣呢?

眼见苏羽就要沦陷进去,舞袖突然咯咯笑了起来,打趣的看着苏羽,笑着说道:“看来你还有些犹豫呢,是不是觉得我不够漂亮?”

苏羽这一次却是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开什么玩笑,如此绝色的女子,美得如天仙一般,怎么可能不漂亮呢?

苏羽看着舞袖,说道:“舞袖姑娘,我们才初次见面,你这样问,我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舞袖姑娘就像是仙子一般美丽,谁看了都会倾心,我也是个男的,自然会对你很感兴趣...很喜欢,但是总不好这么快就表达出来。”

舞袖依然一脸笑容的看着苏羽,等他说完之后,方才笑着道:“我还以为是因为我的魅力不够大呢。”

“当然不会。”苏羽连忙摆摆手,实话实说道:“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像舞袖姑娘这样美丽温柔又善良的女子。”

“可我是青楼女子...”舞袖迟疑了一下,看了苏羽一眼,轻声喃喃道:“难道你还会认为我有你想的那样好吗?”

苏羽再一次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回答道:“你虽然是酒月庭中的女子,但我却看得出来你和别人不一样,你守身如玉,一点也不被污浊所染,就像今天的那个人渣宁宇,如果是其他女子,估计会愿意和他一走了之,但你却没有。”

舞袖安静了下来,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苏羽,久久没有说话。

苏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什么话了,但见到舞袖姑娘没有说话,他也就闭上了嘴巴。

气氛显得很安静,一缕微风轻拂而过,吹起舞袖额间的一丝秀发,在空中飘舞,被月光染成了银色,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苏羽看呆了,看着面前的女子,像是在欣赏一幅绝美精致的画。

然后他便感觉到一缕清香飘然而来,让他感到神清气爽。

他怔住了,因为此时舞袖竟是轻轻的伸出玉臂抱住了他。

用的力气不大,但却让苏羽有一种窒息之感。

温玉在怀,谁能做到真正的坐怀不乱?

舞袖轻轻在苏羽耳畔呢喃:“这就当做你帮我赶走那个家伙的奖励吧。”

苏羽还沉浸在震惊之中,好一会儿之后才反应过来,正准备说点什么,却听见远处有声音传来。

“也不知道苏羽那个家伙带着舞袖姑娘去哪儿了,这月黑风高的,该不会干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吧。”

这声音有些熟悉,苏羽下意识地看了过去,后者似乎感觉到有目光投在了他的身上,于是目光一瞥...

然后,他便看见了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苏羽也大为吃惊,因为这个人,是王阳。

......

王阳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久久没有反应过来,情不自禁的举起了手掌,指了指苏羽,正准备指向舞袖的时候,想到这样有些不礼貌,终究还是放了下来。

然后,他便感觉心里有点痛了起来。

“怎么会这么快呢?”他轻轻呢喃,就像是一个失恋的可怜孩子在哭泣一般。

在他看来,自己就是失恋了,虽然只是最简单的暗恋,但那也是失恋。

苏羽知道现在说什么都不会起到作用,反而有可能会越描越黑,只能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对怀中的舞袖说道:“那家伙狠喜欢你,估计现在伤心欲绝了。”

“啊...”

舞袖闻言,有些愧疚起来,连忙松开看双手脱离苏羽的怀抱,看向一旁一脸忧愁的王阳,询问道:“我要不要去安慰他一下?”

苏羽沉默片刻,向着让舞袖去安慰一下王阳也挺好,他肯定不会那么伤心的。但转念一想,他又觉得有些不妥,万一王阳误会了舞袖,以为她是对自己有意思才来安慰自己,那就太麻烦了。

“还是我去吧。”

苏羽说了一声,随后向王阳走了过去。

舞袖迟疑片刻,也跟了上去。

......

苏羽来到王阳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伤心了。”

王阳压根不理会苏羽,仍然低着头满脸的忧伤,喃喃道:“怎么能不伤心呢?怎么能不难过呢?”

自己都失恋了,苏羽还不让他伤心难过一番,实在是太不讲情面了。

舞袖走了过来,看着王阳此时一副小媳妇受委屈的样子,本来还想着安慰一下他,却实在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听着她银铃般的动人笑声,苏羽,王阳已经天炎王都向她投去了不解的目光。

现在这个时候气氛不应该是很沉重的吗?

可她为什么...为什么还在笑呢?

王阳怔了好一会儿,方才疑惑的开口问道:“舞袖姑娘,你在笑什么?”

舞袖看了看他,再将目光投向苏羽,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

苏羽也是知晓了她的意思,微微点头,示意她可以说话。

得到苏羽的允许,舞袖便毫不忌讳的说了起来,“你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啊?能不能有点气魄,你这样的男子可没有哪家姑娘会喜欢。”

听着舞袖对自己说的话,王阳愣在了原地,其实舞袖能够和他说话,他是十分高兴的,但是现在舞袖说的话显然不是在赞美他,他就有些难过了。

毕竟被自己的倾心对象这么一番贬低,谁都不会高兴。

他仔细想了想,却又觉得舞袖姑娘说得很有道理,他的确是一个软弱无能的人啊。

再想了想,王阳便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了,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很是疑惑的看着舞袖,说道:“我没哭啊,我只是有点伤心!”

“......”

闻言,这下该轮到舞袖十分无语了,原来是自己多谢了啊。

“哈哈。”

一旁静静看着这一幕的苏羽终于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随后就感到手臂上传来一阵微微的疼痛之感。

舞袖此时俏脸有些红润地瞪着苏羽,纤纤玉手放在了苏羽的手臂上,轻轻用力,就让得苏羽面露痛苦。

“你在笑什么?”

苏羽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我在笑我自己啊。”

舞袖听到这话才满意的放开了苏羽,轻哼一声,说道:“这还差不多。”

苏羽看着这个时候的舞袖,感觉她和之前那个站在舞台上的华光万丈的绝美女子有着许多不同。

变得更开朗了许多,更爱笑了许多。

一旁的天炎王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看了看舞袖,再看了看苏羽,心里暗自想着:又有一个好姑娘要被苏羽给糟蹋了。

......

夜渐深,满天星光铺成了一条通往酒月庭的路。

因为时间太晚的缘故,苏羽便决定将舞袖送回去,她也没有拒绝,和苏羽一同向酒月庭走去。

星光洒在了两人的身上,像是披上了一层轻衣一般,有些单薄,却也显得温暖。

走啊走,就这样安静的走着,回去的路上两人没有半点言语,很快便来到了酒月庭外。

出人意料的是,那两个站在门旁的女子竟然还没有离开,并且不时地东张西望,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苏羽和舞袖两人的身形渐渐出现在了这里,她们也就没有继续东看看西看看,而是一直看着苏羽和舞袖。

虽然相隔距离还有十多米,但两人的窃窃私语声还是落入了苏羽耳中。

“这少年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连舞袖都能和他一起出去,而且还出去了这么久。”

“可不是嘛,舞袖以前从来没有这么晚回来过,今天还是头一次呢。”

苏羽听到了她们的话语。

舞袖也听到了他们所说。

两人相视一眼,然后都是笑了笑。

舞袖看着苏羽,说道:“就送到这儿吧,你该回去了。”

苏羽点了点头,略做迟疑,随后便转身离开。

“等等。”

又是这熟悉的两个字,但不知为何,从舞袖口中所说,苏羽就没有任何的不爽,一脸笑容的转过身,看向舞袖,问道:“怎么了?”

舞袖看上去有些迟疑,她轻咬着嘴唇,欲言又止。

苏羽没有说话,静静地等着。

好一会儿之后,终于见到舞袖有些脸红的看着苏羽,问道:“明天,你还会来吗?”

说完,她也不等苏羽回答,便有些慌张地向酒月庭跑去。

苏羽看了她一眼,笑了笑,大喊一声:“当然会!”

他明天当然还会来酒月庭。

他想看见舞袖跳舞,绝美的容颜加上动人的舞姿,让人忍不住沉醉。

他更想看见的,还是舞袖,还是她。

随后,苏羽也离开了,留下一片星光闪耀。

柏乡县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海淀区万寿路医院预约挂号
治牛皮癣大连哪家医院好
南充白癜风治疗费用
营口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