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信息港

当前位置:

有妖气客栈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桶粥

2020/01/17 来源:宁波信息港

导读

有妖气客栈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桶粥虽算不出客栈吉凶,但道士又算几家,诸事皆准。至于未来之事还有待检验,不过已令人信服。商议后,大家

有妖气客栈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桶粥

虽算不出客栈吉凶,但道士又算几家,诸事皆准。至于未来之事还有待检验,不过已令人信服。

商议后,大家决定让道士祈雨试试。

里正道:“不如由道长您来择个良辰吉日好摆坛祈雨。”

道士掐指一算,“这两天不成,昨儿我刚在姑苏城外除去一轻薄良家女子的妖怪,法力略有损耗。”

他略一沉吟,拍板决定:“三天以后吧。”

众人惊讶,姑苏城到小镇至少三天三夜,这道士一天就到了,那车跑的真够快的。

镇子上有客栈这口井,又背靠湖泊,尚能坚持,里正于是道:“那就三天后。”

余生这时插嘴道:“轻薄良家女子的是什么妖?”

道士见有人要听自己除妖的故事,兴致勃勃坐在板凳上,双手比划着对大家讲起来。

“那妖怪是一泥书生,昨天我路经村庄时……”

道士讲故事很有一套,绘声绘色,把余生他们全吸引住了……

赏心楼摘掉了“扬州第一粥”的招牌,余生也没有再去扬州城卖粥的必要了。

至于罪魁祸首蔡狗子,余生觉着他一定少不了挨罚,余生大仇也算得报了。

“蔡狗子恨你入骨才对。”叶子高打着呵欠说。

他本想睡个懒觉的,却被余生拉起来伺候白发老叟俩人。

这两位现在已经成了客栈的常客,天刚亮必准时来到客栈门口拱手称“木兄久仰”。

余生听他们说话着急,于是把这项重任交给了叶子高,同时交给叶子高的还有楼上的巫祝。

别看叶子高追女屡战屡败,他在应付巫祝这些难缠女客时还是很有一套的。

原因无他,在女人面前,叶子高脸皮总会无故变厚。

当然,余生让叶子高为巫祝端茶送水也是别有用心。

因为凡是被叶子高献殷勤的女客,很少有坚持在客栈住上两天的。

余生很期待这巫祝被赶走,这样他为伥鬼指定的训练计划就能开始了。

“巫祝主仆俩住在客栈,整天也不下楼,你说她们想做什么?”余生坐在桌前问。

清姨坐在他旁边,正安心享用一笼灌汤包。

“肯定不安好心。”小老头坐在长桌末尾,和白高兴抢着最后一笼包子。

“给我留一笼。”叶子高送饭下来,“人家爱住多久住多久,又不是不给钱。”

“你家掌柜做贼心虚呗。”富难说。

他这两天一大早就来客栈了,不止观棋和解决早饭,也为一解相思苦。

怪哉起床很早,大早上和草儿去后面采药去了,有些药材得沾着晨露采。

怪哉曾采药换钱,现在正好帮上草儿的忙。

一道白影钻进客栈,小白狐又叼着一只野兔子跑回来。

余生把野兔子捡起来,从柜台上取出三文钱放在小白狐挂在脖子上的钱囊里。

昨天怪哉居然买得起一坛棪木酒,让草儿惊讶的同时,也让小白狐明白妖怪赚钱之重要。

逮野兔便是小白狐现在的致富之道,这是得到清姨首肯的。

值得一提的是怪哉酒量甚至不如周九章,昨天只一口就醉过去了。

据白高兴讲,虫子时的怪哉沾酒即醉死,成妖后的怪哉虽不怕酒,酒量却不行。

余生取出一木牌,执笔蘸墨写上“红烧兔肉”四个字,并在后面加上“限三份”。

“掌柜,你这字真不错。”叶子高咬着灌汤包说。

“那是当然。”余生说,“在书法上我很有造诣,一岁能识,三岁能写……”

他正夸耀着,镇子长街上传来“哒哒”的马蹄声,打马时的响鞭也清脆可闻。

正奇怪谁赶路这么急,健马已停在客栈门前,不待白高兴出去招呼,人已经在客栈了。

“田十?”富难回头,“你怎么来了?”同为锦衣卫,富难对田十很熟悉。

田十双眼微红,脸色很差,胳膊上绑着绷带,胸前飞驴被血污遮住了。

只是身上懒洋洋的劲头不见了。

他向富难拱手,对余生道:“掌柜的,我要粥,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粥。”

“好。”余生点头。

“一桶。”

余生一愣。

“一碗不够,至少一桶”,那日扬州城街头,同伴和田十的对话言犹在耳。

田十以为客栈也有单人限买的规矩,“掌柜的……”

“没问题。”余生打断他,“我现在就去熬,只是要耗费些时间。”

田十说,“我能等。”

他把背后包袱卸下来,放在桌子上时“哗啦”作响,不知有多少铜钱。

把包袱解开,田十开始一贯一贯的往外掏。

小老头的目光立刻变直了。

“一贯就够了。”余生止住他,“在客栈,粥很便宜。”

田十看着余生,许久后拱手:“谢掌柜。”

余生吩咐白高兴把钱装回去,让叶子高准备一间房让田十休息一下。

这一次熬“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粥”,余生尤其认真。

他在系统中兑换了很多种食材,力争将这锅粥熬成最好的一次。

这锅粥一直熬到中午,其香甜软糯非前些天的粥所能及。

余生期待这锅粥,不仅温暖人的胃,慰藉人之亡魂,也能温暖人的心。

在粥出锅的刹那,系统冰冷声音也响起来:恭喜宿主初步领悟“庖厨之心”,奖励功德值二百点。

余生顾不上查看庖厨之心,他让白高兴帮着把粥分开挂在田十和富难的健马上。

“谢了。”田十上马。

“它其实不叫什么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粥。”余生站在台阶上说。

“这粥本名腊八粥,在很遥远的地方,熬制腊八粥的人常用它缅怀或纪念故人,先祖和神灵。”

田十再次拱手,拍马向扬州城去了。

富难紧跟其后,身为锦衣卫一员,他觉着自己不能错过这次送别。

余生回头,见富难和白高兴看着他,清姨也有些意外。

“看什么,我只是想让人记住它本来的名字,而不是什么‘八荒六合唯我独尊’。”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粥只是我随口取的,现在取消了。”

余生说着回到柜台,又取来一菜牌,在上面写上“腊八粥”,后面跟着两个字“偶尔。”

叶子高望着菜牌,道:“我还是觉着‘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粥’霸气。”

“所以只在挑衅和寻仇时用。”余生说。

枣庄市立第二医院怎么样
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怎么样
甘肃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莱芜治疗阴道炎费用
治牛皮癣邢台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