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信息港

当前位置:

军师法则 第一章 回忆

2020/01/15 来源:宁波信息港

导读

军师法则 第一章 回忆夜是那么的凄凉,风清夜静,叶白孤坐于这寂静的森林中,仰望这黑夜中的点点的星光,深深陷入往事之中。“我要走了!

军师法则 第一章 回忆

夜是那么的凄凉,风清夜静,叶白孤坐于这寂静的森林中,仰望这黑夜中的点点的星光,深深陷入往事之中。

“我要走了!”叶白看着眼前的女人说道。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个子挺高的,身材很好,不胖也不瘦。细看,她长发披肩,头上总是一左一右地夹着两只发夹,把头发紧紧地拢在耳朵后面,显出一张光滑白净的脸庞。她的眼睛不大,细细长长的,但是很有神采,一笑就变成了两条缝。鼻子微微上翘,给人一种俏皮的感觉,显得十分可爱。她平时最喜欢穿的是一条蓝底白花的连衣裙,裙摆又宽又大。她一跑动起来,裙子就像一只花蝴蝶一样飞起来了。也是不可以割舍的人。现在却……

然而在叶白心中却早以明白,他自己的病虽然他坚持了很久但也快到极限。是以前这个女孩的身影,现在的她是把头发剪了,没了以前的可爱,但更成熟迷人。

对与前者所说的话他只说了5个字“祝福你!珍重”就转身扬长而去。对此碧依却是一阵恍惚,“他以前好像不管什么事情,好像重不放弃。那这一次是为什么。”碧依看着转身就走的叶白那熟悉的背影恹恹道:“你一直不肯说你喜欢我,是因为你的病吗。”

叶白是明白自己不可以永远的陪着她的,这样是最完美的结局。

从小被遗弃的叶白在孤儿院中成长,到了18岁他离开了养育他的地方,由于他的坚持也在事业上有不少的成就21岁的他成功的创业了多家公司,但在这成功的背后他却付出了多少。

而且他不知道自己还有几个明天。也因此爱上了碧依,碧依是一个比他小2岁的女孩,在凌云所在T城大学读书。

叶白回到了自己的公司,看着自己所办的地方。他做出了一个决定。第二日把这里全多捐给了养育了他的地方。XX孤儿院。自己带着小徐的现金。买了一些生活东西到一次野外旅游意外找的地方——悬崖之下。当然他也和他的好兄弟告别说他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告别那晚叶白的好兄弟严宇斌与上官豪彻底的喝醉,因为他们都知道叶白要走了,永远的告别,此下四处无声。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多年的兄弟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是安,安慰?一路走好?

无声的告别,他们没有更好的办法,因为知道叶白的病无药可救。恨~恨这一切为什么要发生在他们的好兄弟身上。

看着醉倒2人,叶白叹息。随手从口袋中拿起一包烟从中抽出一支叼在嘴里对着他们轻声说道:“两位兄弟,真没想到要离开了。真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如果来生我们3个一起闯天下……”

说完从空酒瓶的桌上找到火柴点上嘴边的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兄弟保重我走了。说完叶白默默的带着自己行李走出上官豪的家。

“你就这么那么让他走了?”严宇斌问上官豪道。

“我也不知道如何去开口,你我都知道他执意要走,也是不让我们送他最后一程。”上官豪道。

“上天不公,如有来世,我们还做好兄弟!”严宇斌问上官豪道一起含泪喊道……

一声雷声打断了叶白的回忆,看着满天乌云的叶白手指天空骂道:“你他妈真了解我的心情。”就急急跑回自己的悬崖旁边山洞。还没回到山洞雨就下了,当回到山洞叶白已变成一个落汤鸡,换衣服中………

山洞里有一毛毯还有一写书籍那就叶白的床了。在这大约高3米宽5米的山洞一看不是天然而是人工开辟的。关于这个洞叶白也是一无所知。只是这里很隐秘,这里下来只一条路只有从对面的悬崖爬下来。

出了洞府有一条河流下一个10米宽的天坑。天坑很深看不到底。关于这一切叶白不在乎。只是希望安静的一个人活着。站在洞口的他看着这突来的暴雨,雨水汇聚在河中诡异的留下天坑之中。叶白看了一会,也没看出个什么来,便回到床边睡觉了。

还不到日出的时候,天刚有点蒙蒙亮;启明星升起那是一种美妙苍茫的时刻。在深邃微白的天空中,还散布着几颗星星,地上漆黑,天上全白,野草在微微颤动,四处都笼罩在神秘的薄明中。

“又是一天的开始”叶白早以起床,拿起一根长笛对空长叹:“苍天为何不多给我几十年的光阴,天妒英才吗!呵呵!”一声笛音起万物沉兮。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光阴。一曲完这样的悲曲恐怕接被人听见又是一曲惊世之曲.

此时的叶白以泪流满面,谁说男儿不留泪只是未到伤心处。人在一生中,总有需要单独呆一会儿的时候,让自己享受短暂的宁静;或者集中精力,发挥思维的能力;或者体会真实的情感,幸福的回忆…但人却不能陷入孤独。长时间的离群索居,那是很可怕的,寂寞令人沮丧,可以将人的意志推毁,最终致人于绝地。人总有三样六故,可是对于有些孤独无靠的苦命人,却六亲无靠,妻子无缘,朋友难交。作事诸多颠沛,东营西谋,一事难成。孤独的命运造成了孤僻的性格,孤僻的性格又带来了无缘的人生,如此恶性循环,终致失败的一生。在叶白的心中这一些是不可忘却的痛,他努力的去做了奈何天公不做美,事事难为。

碧依在叶白心中是一个忘不了的痛,而他的兄弟情分却是今生难以割舍的。这一切多是谁错谁非。只怪自己一出生就有自己的恶疾,父母的抛弃。活到现在按现在科学,活到现在是个奇迹,而后这种等死的感觉真不好,多说自己等不到明天太阳然而现在,这种感觉真的不是很好。

“算了不去想这些,一个人待久了都变的优柔寡断了。”叶白甩了甩自己的头说道。

渭南市蒲城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永康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治疗癫痫病福州哪家医院好
昆明看妇科医院
癫痫病治疗医院陕西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