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的征婚广告

2019/07/13 来源:宁波信息港

导读

我认真地寻找与我性格相吻合的女孩和我相识,我殷实可靠,精细周到,爱好舒适的家庭生活。我喜欢诗词歌赋,喜欢写作,喜欢各项室外运动。我是

我认真地寻找与我性格相吻合的女孩和我相识,我殷实可靠,精细周到,爱好舒适的家庭生活。

我喜欢诗词歌赋,喜欢写作,喜欢各项室外运动。

我是个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人,我既喜欢古典歌曲,也推崇流行音乐,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大海,也可以到夜店去KK歌。

我适量的喝酒也抽烟,我不是个纲领主义者(指不顾现实,盲目冒进),我虽有些浪漫,但也不失稳重。

我的座右铭是:即然和你在一起,就要携手走到底。

如果你二十五至三十五岁,请联系我。

等待你我的将是金色的秋天,秋天发生的事不会让人始料未及,只会顺理成章,不过这同样令人欢愉。

作为一个禀性善于思考的人,我站在英明的深思熟虑的门槛边,期待你的光临。

注:有老公的勿扰,有杂念的也勿扰。

我是一个大龄剩男,年过三十五还影只形单,我不想再做单身狗,我渴望能早日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孤独寂寞不是事,唯独生理方面挺难堪,总不能天天出去找偶配,那样会遭万人嫌。

家人催,朋友劝,耳朵早就磨出了茧。

青春将逝时过境迁,不能空想只等闲,抓紧时间撒下巨网,缘份说不定就在这其间。

关系介绍,网络征婚,婚姻中介,还别说挺管用,电话差点儿被打爆。

“喂?姚先生吗?我谁谁谁,可以约个地方见见面吗?”

0k。

来到一间咖啡馆,等来一位花枝招展的年轻美眉,性格挺豪爽,一见面就开门见山:“离异的?因为什么?”

“我没结过婚,一直一个人。”我如实相告。

“这么大了,一直一个人,你有病啊?”美眉现出一脸的惊恐状,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我。

“不是,只是被一些锁事耽搁了,再加上自己有些挑。”

“这么多年,你一个人是怎么熬过来的,受得了吗?”

咳咳!我稳了稳心神,感觉脸有些发烧。

我将头偏向一边,躲过她那好奇的双眼,继而悠悠地回道:“其间谈过女朋友,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分手了,分手后通过朋友介绍也看过几个,但彼此不大合适。”

“那你想找个什么样的?你看我行吗?”美眉有些咄咄逼人。

说实话,我真得不喜欢她那种类型的,说话太直接,比男孩子还冲。

该怎样表达呢?

我思虑再三后,委婉地对她解释道:“是这样的,我这个人吧,性格比较慢,属于慢热型的,嘴巴也有些笨,不知该怎么去表达自己的一些真实想法。”

我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你真嗦,你觉得我行,我们就交往一段时间看看,不行拉倒。”

我当时被她噎得一愣一愣的,真得很尴尬,我四下里望了一眼,看到临桌的一对小情侣正捂着嘴在偷笑。

也有腼腆的,无比得矜持,连头都不敢抬。

同样是家咖啡馆,我见到了一位三十左右岁的姑娘,人长得挺秀气,戴付眼镜,白白静静的,给人的眼,印象很好。

“你好,怎么称呼?”我礼貌性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与她打起了招呼。

她竟然坐着没动,只快速地扫了我一眼,立马又低下了头,不安地搓着自己的双手。

我莫名其妙的被晾在了那儿。

为了打破尴尬,我连忙又自我介绍起来:“你好,我就是谁谁谁,很荣幸认识你。”

“你好,我叫某某。”头没抬,很不安的样子。

见此状况,我有些哭笑不得,打了那么多的对面,啥样的人都有。

“你不要紧张,来,先喝点咖啡。”我将一杯香醇的Maxwell递到了她的面前。

“我不渴,你喝吧。”

当我一个人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看着那五彩缤纷的霓虹灯,看着那一对对相拥着的小夫妻,我真得有些伤感。

正在自己郁闷不已之时,一阵秋风吹过,我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冷颤,我看到有个美女冷不丁地从斜刺里向我冲来,一下子就扑到了我的身上。

“爸爸,爸爸,你怎么还不起来?天亮了。”

“啊?”我睁开自己那有些发涩的双眼,看到儿子正骑在我的身上。

恍如两个世界,那么得真切,我定了定神,原来我已经结婚了。

“爸爸,你在想什么呢?”儿子将他那粉嫩的小嘴贴到我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下。

“没什么,爸爸想起了一些往事。”我一把将儿子紧紧抱住,对着他的额头同样狠狠地亲了一大口:“宝贝,爸爸爱你。”

作者简介:

姚传江,山东烟台人,笔名,江海洋,网络昵称:君心似水、俯看众生。

自幼喜爱唐诗宋词,尤爱宋词中的婉约词,写有《姚传江诗词集》、《姚传江故事集》。

人生苦短,惟有爱与文字不可辜负;愿用一枝生花笔,写下你我人间事。

男性尿道口刺痛该怎么治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诱发癫痫的病因有那些
标签